麻豆女郎叶一涵

麻豆女郎叶一涵

桂枝汤,外证得之为解肌和营卫,内证得之为化气调阴阳。至论病之何以需参,参之何以愈病,则二家犹未得其当。

愚既以吴茱萸为肝药。 纵云破结软坚,非多不济,独不虑下降之物,用之多不愈速其降耶。

虽然,呕吐因膈间有水,因膈间有水而眩悸,皆术所宜从事,即心下痞因饥而得者,亦何尝忌术;乃绝不许术阑入其间,诚不可解。其身痒为有风寒之邪,宜以麻桂取微汗。

外色紫黑,则又由肺达太阳。 此汤何不用于无汗之证,而反用于汗出应止之证,则以石膏制麻黄,更甚于越婢耳。

顾其方黄连多于吴茱萸五倍,肝实非吴茱萸不泄,连多茱少,则不至助热,且足以解郁滞之热,肝脾两获其益。以非桂枝汤加减,故不曰桂枝加黄汤。

与桃仁为肺药而主瘀血之闭者,大有不同。窃思卢氏论素问承制生化之义固精,但浅学不易领悟。

Leave a Reply